智能集菌仪说明

2019-03-06 10:51:00      点击:

智能集菌仪伴随而来的,是这些“帽子”后面的灰色利益链和对青年人才的腐蚀。几乎每年两会期间,这一问题都会遭到科技界代表委员的“吐槽”,并引发广泛的关注和讨论。

比如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遴选“杰出青年基金”的受资助者时,其实并没有和任何利益挂钩,但到了高校和科研院所层面,却出台了配套政策给“杰青”提高待遇,以千方百计留住人才。

在武向平看来,造成“帽子”信誉危机的真正推手,不应全部归咎于青年人才的“贪婪”,也不应极力责备那些需要依靠“帽子”数量提升自身地位的高校和科研院所,其深层次的原因,仍是文化自信的整体缺失。科研单位缺乏用自身科研实力和优质环境来留住人才的底气,进而引发了对“帽子”的恶意追逐。

“只有当人才的‘帽子’回归荣誉称号的本来面目,只有当全社会都满怀自信地学习却又不是供奉各类优秀科技人才,我们的科技人才计划才能为社会所尊重,并为科技进步带来正能量。”他说。

五年做不出成果的后果,谁来承担?

必须承认,“唯数量论”的科技评价体系在历史上曾发挥了巨大的推动作用,帮助中国完成了科技发展的“原始积累”。时至今日,中国的国际科技论文数量已经连续第9年排在全世界第2位。

但往后的路要怎么走?2016年引力波发现的案例,引起了很多中国科技管理者的深思。这样一个耗时30年且没有中间成果的项目如果搬到中国,真的能够实施下去吗?

以一个执行期五年的科研项目为例,由于财政的滞后,一般在经费到账三个月左右,科研人员就会被要求提交第一份年度进展报告,随后便是两年期的中期检查,最后是五年期的结题验收。